您现在的位置是:

徐晓冬喊话各传统武术传人 是切磋武艺还是斗殴

2019-02-23 17:43

  对于这种比武在法律层面上面临的最大风险就是有可能出现伤亡的问题,洪道德表示,如果徐晓冬和雷雷的比武过程中造成一方死亡或者重伤,就可能构成故意杀人罪或者故意伤害罪。即便打成轻伤,也是刑事犯罪,不过这需要受害一方主动申请进行伤情鉴定。

  徐晓冬和“整个武林”的恩怨越炒越热。4月30日晚上,徐晓冬发布微博称,下一个将和杨氏太极拳传人路行进行比试。5月1日凌晨,他又更新微博,声称已和一档格斗类赛事节目《勇士的荣耀》的创始人郭晨冬达成一致,接受2到3位武林掌门人的挑战。比武依然不限规则,不戴任何护具,依然允许“踢裆插眼”。徐晓冬在声明中提到,由于郭晨冬认为他是在挑战整个武林,所以要求徐晓冬在一晚上连续战胜2到3位武林掌门人,才能视为获胜。徐晓冬声称,已经答应这条自杀式游戏规则,“我的条件就一个,只和掌门人打!”在他发布的照片中,除了杨氏太极拳传人,“追风刀”杨国栋、陈家沟太极王家拳等也纷纷向他提出了挑战。

  徐晓冬:我知道有人说我是炒作,但如果我不把视频发出来,而是两个人私下在一个小黑屋打一场,谁能认同我的观点,谁能相信练太极的人输了呢?所以我只能选择将视频公开,这样才能证明我是对的。有些人说我狂,但是如果我不狂,我哪里来那么多粉丝呢?

  徐晓冬:与邹市明的对决并不是为打假,我很崇拜邹市明,我希望能和他有一场友谊赛,然后将比赛的收入捐献出来,我觉得邹市明的回应说明他似乎有些误会。

  雷雷对北青报记者称,他和徐晓冬的比武没有向有关部门报备,也没有购买保险。他表示此前从未参与过类似的“以出血伤人为目的”的比赛,这次之所以选择参加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态度。

  马郁维:他们两人跟我都认识,两人刚提出比武的时候我也劝阻过,但雷雷不听,徐晓冬就决定用一场比赛来结束这段纠纷。

  徐晓冬和雷雷的比武到底合法不合法,当事人看法存在差异,一些搏击领域的业内人士和法律人士却认为这种比武在法律上“会有问题”。

  雷雷:怕管用嘛?怕不管用!别人侮辱你,骂了你的父亲、你的爷爷、你的祖先,骂了你的整个文化体系,打不过就怕了?

  北青报:你说你为的是打假,那又为什么提出要和邹市明对决呢?你觉得邹市明也是假的?

  马郁维:打个比方,雷雷太极拳本身实战性比较弱,我们在规则上肯定会有所选择,虽然徐晓东说不禁止插眼踢裆,但我不会真让他们那么打。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也提到了上述报备原则,他表示,类似的公开对抗性比赛因为涉及公共秩序,都需要向体育主管部门与公安机关进行报备。如果人数众多,可能影响社会秩序时,公安部门往往需要安排安保人员加以维护。

  马郁维:这个我估计打不起来。各大掌门们岁数都很大了,有和徐晓冬年龄相仿、体重差不多的,也不会来打。因为传统武术是师承制的,师傅输了整个门派可能都会散,但徐晓冬是搞竞技体育的,他无所谓,他输得起。

  世界综合格斗协会副主席、中国拳击协会副主席韩久力对北青报记者说,虽然在形式上,综合格斗采用了开放式的规则。但其本质仍然要求比试双方在公开环境下安全竞技,根本目的则是提高彼此的运动技术水平。

  马郁维:这事(比武)武术协会、武馆中心都知道,如今的体育赛事报备已经放开了,徐晓冬和雷雷的这个比赛规模很小,就是一场切磋。

  对于徐晓冬和雷雷双方签订免责声明的情况,洪道德也有不同看法,他表示,这种免责声明必须经过体育主管部门审批才具有法律效力,双方私下约定在法律上是不算数的。

  在韩久力看来,徐晓冬和雷雷的这场比武究其本质不能算比赛,反而更像是一场民间“约架”。无论是从在法律层面上还是体育道德方面,都说不过去。“踢裆、插眼之类的,既不文明,也对双方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韩久力表示,目前国内各类职业搏击赛事较多,但赛事的规范性仍需加大管理力度。“不管是规则的制定、保护措施的选择、选手保险的购买,还是参赛选手的科学、对等配对,都需要组织者考虑。”

  不过当事人雷雷显然有不同看法。5月2日下午,雷雷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就是打架斗殴啊。”当北青报记者质疑打架斗殴会违反治安条例时,雷雷的回答是:“现在法律也没有追究啊,要是法律追究的话,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

  虽然比赛前两人均声称仅代表个人,但徐晓冬的行为依然被网友解读为“挑战传统武术”。因徐晓冬自己就曾多次公开指责传统武术多是“骗子”,他就是要通过比武“打假”。4月30日,徐晓冬在个人微博公开宣称,他接受武当派掌门人贺曦瑞的挑战。然而此后不久,贺曦瑞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辟谣称未曾挑战过徐晓冬。

  昨天,徐晓冬在传统武术之外,又表示想和邹市明对打,引来网友质疑。”刑事诉讼专家洪道德表示,举行比武既要经过体育主管部门的批准,也要向公安机关报备。徐晓冬:我目前还没有因为跟武林人士对决获得过一分钱,反而搭进去了路费、住宿费等。在怀疑徐晓冬所谓“打假”只是炒作外,更多人开始质疑:这样的比武切磋和街头打架斗殴有什么区别?距离4月27日综合格斗教练徐晓冬和太极拳师雷雷的比武已经过去了近一周的时间,但因此被搅动的武林却仍然没有平息下来。徐晓冬本人也在比赛之后不断喊话各传统武术传人,要求继续“打假”。5月2日,徐晓冬又发布消息称,他想和奥运冠军邹市明比试一场。世界综合格斗协会副主席、中国拳击协会副主席韩久力介绍说,正式比赛应向有关部门进行报备,徐雷两人的行为更像是打架斗殴。后续来看,对决是一个很费钱的事情,我可能会利用对决获取一些收入。由于公开表示仅接受各门派掌门人的挑战,徐晓冬的这次约战也被大家视为“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的现实版。徐晓冬和雷雷一战的裁判马郁维表示,这场比赛之前两人是签订了免责协议的,声明如果受伤不会追究对方责任。当事人雷雷则直接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我们就是斗殴啊。随后,邹市明团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徐晓冬的约战予以拒绝。否则如果造成对方受伤,就会涉嫌刑事犯罪。我以后也许会挣钱,但目前只是在为信念而坚持。

  4月27日,徐晓冬通过直播平台直播了自己和雷公太极创始人雷雷的比武。双方声明,比赛中不戴任何护具,允许“踢裆插眼”等行为。比武正式开始几秒之后,雷雷就被打倒在地,因此引起众多讨论。

  马郁维认为,这场比武不是“打架斗殴”,他认为比赛与打架斗殴最大的区别在于“有没有裁判”,以及“是否可控”。“如果当天就是他们俩打,没有人控制这个场面,赛前也没有规则,那就是斗殴了。”

  雷雷:因为我想发出我的愤怒和一种声音嘛。我们太极拳能不能打,不代表我们人是不是怯懦,他没有理由说太极拳是五百年的骗子。

  北京自由人联盟搏击俱乐部的综合格斗教练方正介绍说,除了俱乐部的日常实战对抗训练不需要报备外,只要有馆外选手来俱乐部进行比试,都需要向公安、消防部门进行报备。

  在徐晓冬自己微博上,将最近一段时间的“约架”称之为“徐晓冬一个人的武林”,言下直指整个武林。而在众多看客眼中,他的行为被附会为武侠小说的经典桥段现实版,有网友评论为“头子”挑战各大“名门正派”。

  徐晓冬对这场比武的认识与马郁维相似,他的理由是:“我们是在合理合法的框架内进行的比武,在一个合法的场所进行,事先我们都签字画押了,也拍好了视频,也有证人在场,这跟打架斗殴不一样。”

  徐晓冬:打架斗殴是一个突发事件,而我们是在合理合法的框架内进行的,在一个合法的场所进行,事先我们会签字画押,拍好视频,还会有证人在场,因此和打架斗殴是不一样的。下次我会带上我的法务人员一起去参加对决的。

  在他看来,这场引起巨大争议的比赛只是一场普通的内部组织切磋赛,比武采用无限制、无护具的方案最早由雷雷提出。虽然比赛声称允许“插眼踢裆”,但实际比武过程中没有出现这种行为,身为裁判他也不会允许双方做这种危险性动作。

  徐晓冬将矛头突然对向拳击选手的行为,让质疑他是在炒作的声音越来越多。但除了对其动机的指责外,人们也开始怀疑,如此大规模讨论的一场比武到底合不合法?

最新推荐

  • 《亲爱的客栈2》武艺情话

    究竟武艺会给观众呈现怎样的魔术表演,肺活量大比拼会被完虐还是逆袭创造奇迹?本周五晚22:00,《亲爱的客栈2》一起期待。 作为客栈负责接送客人的主力军,为了给客人带来宾至如归的

  • 【云检•动态】云县检察

    2016年,她作为全省优秀公诉人才入选中央电视台12频道《法律讲堂检察官说案》栏目主讲人,2017年成功录制第一期节目。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云县预防职务犯罪宣讲

  • 《亲爱的客栈》武艺王鹤

    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2》已播出五期,王鹤棣、沈月和武艺三人的热度持续不减。武艺早先在多个节目中多次隔空表白沈月,导致沈月一来到客栈,氛围立刻甜蜜起来,再加上客栈众人

站长推荐

  • 【云检•动态】云县检察

    云南省临沧市云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官,云县预防职务犯罪宣讲团负责人,从事检察工作8年,承办各类刑事案件上百余件,作为一名基层检察院的干警,无论案件大小,无论案情难易,她

  • 《亲爱的客栈2》武艺情话

    究竟武艺会给观众呈现怎样的魔术表演,肺活量大比拼会被完虐还是逆袭创造奇迹?本周五晚22:00,《亲爱的客栈2》一起期待。 作为客栈负责接送客人的主力军,为了给客人带来宾至如归的

  • 被问对武艺和沈月有何祝

    说到文章和马伊俐,相信大家对他们两个都已经不陌生了,文章的演技确实是非常好的,也出演过很多的电影,而马伊俐在之前演过《还珠格格》这部电视剧。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觉得